纪菱烟.

我失去的都是幸福,拥有的都是孤寂。

我英乙女向/越来越不懂


*内容包含相/轰/爆/(以及还没写出来的绿和常,我实在没肝辽。)

*重度ooc预警

*甜向

ready?

go————————————————



—相泽消太

我越来越不懂自己了。

你在心底默默想。眼神和脚步却一点儿也没分心,一路跟随着相泽消太。

已经放学了,本应回家的你,神使鬼差的跟上了相泽消太。

因为,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相泽消太。

不论是上课时候的认真,还是平时和你们开玩笑时的腹黑,又或者与敌人战斗时的坚韧,甚至,蜷缩在睡袋里的软糯。

你都好喜欢。

“小姑娘,你已经跟了我一路了。我已经到家了,你还要继续跟着吗。”

陷入沉思的你当然没有注意到了哪儿,只不过是呆愣地跟随罢了。听到他的话,你猛地抬头。

“抱歉,抱歉。相泽老师。”你觉得脸通红,一定像猴屁股一样吧。‘真丢脸啊——’你在心底默默想。

“怎么就走了。去哪儿啊。来了我这儿没有我的允许是不准离开的。”相泽消太慵懒的声音在你背后响起。

你转过头,惊讶的看着相泽消太。眼眶里已经蓄满了泪水。鼻头一酸,泪就要滚滚落地。

相泽消太把你揽入怀中,圈的一紧再紧。

“别哭了,我的小姑娘。”

“你以为我没感觉到吗。”

“如果我不喜欢你,会让你跟着我一路吗。”

“我的傻姑娘。”

——(她还真以为我是傻瓜啊。明明自己就是个小傻子。)



—轰焦冻

你们恋爱两个月,算是热恋中的小情侣。但你有件事越来越不懂。

你边吃冰激凌边盯着轰焦冻看。果然,那一双深邃的眼眸能将你引入名为轰焦冻的银河。

“我的脸上有东西吗?”轰焦冻疑惑地摸了摸脸。

“没…没有。”你回过神来。“焦冻,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啊…你说就好,我会尽力回答的。”突如其来的发问顿时让这位纯情少年乱了手脚。

“焦冻…是在认认真真的喜欢我吗。”你一字一句,喉头有些干涩。

“……”对面的男生显然没想到会问这个问题,顿时愣在了座位上。

“因为别的情侣…男生总是会想尽办法哄女生开心呢……总感觉那样的女生,好幸福。她们的男朋友都好爱好爱她们。”你戳着冰激凌,眼眶中突然充满了晶莹的液体。

轰焦冻拉过你的手,把你拉出了冰激凌店。

“抱歉,宝…贝。”你惊讶的抬头一看,入目的是红彤彤的脸颊和耳尖。

“我是一个不太会表达的人。”

“我很抱歉让你有了这样的疑虑。”

“以后不会了。我爱你。”

——(我真的不会表达,一句宝贝已经花费了我很多的力气,但无论如何,她开心就好。)



—爆豪胜己

你看着正在喝切岛聊天的爆豪。经历过那件事之后你越来越不懂了。

是这样的。几天前相泽老师组织了一次班级里的竞赛。两人一组,然后和另一组比赛。

你好巧不巧,和自己喜欢的爆豪胜己一个队伍。你们的对手是不是常暗踏阴和蛙吹梅雨。

你知道常暗哇吹组合的厉害,看了看旁边的爆豪胜己,轻轻吐出一口气。

“只要努力不拖胜己的后腿就好了。”

你没看到的是爆豪胜己听到这句话时抽动的眼角。

比赛开始,常暗踏阴操纵黑影就要过来控制你。

你的个性在正面战斗中不占优势,所以只能闪避。

“蠢女人!你他妈的就一点都不会打架吗啊!!老子如果不救你你他妈是不是就被控制了!那老子还怎么专心打架?!老子不能输你懂不懂蠢货!”

最后还是爆豪把你抱了起来并且把你放在了离战斗中心较远的地方。

最后爆豪还是赢了,但你对于“那老子还怎么专心打架”这句话越来越疑惑。

“喂,蠢货。”爆豪的声音在你头顶响起,你回过神来。“啊…爆豪同学。怎么了吗。”

“你以后就跟着老子学打架了。”还没等你发问,爆豪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老子很强。”

“所以老子的女人不能弱。”

——(那句话的意思?嘁,蠢货就是蠢货,连这个都想不出来。)





对不起,各位天使。我肝了三篇之后实在没有肝再去写绿和常辽。而且我总觉得对这两人不太清楚,可能会巨ooc,所以等我多看看太太的文再来补上绿谷和常暗吧。希望理解/被打

笔记/含车


#相泽消太乙女向

#沈辞/安年

#ooc算我的,糖算你们的

#第一次开车很是生疏,各位见谅


‘叮铃铃——’下课铃把你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你看着讲台上的老师,相泽消太。



也是你的男朋友,相泽消太。



发现他也在盯着你看,你甜甜一笑。



“好了,今天收笔记本,检查。同学们赶紧交上来。”相泽消太收回视线,淡淡对同学们说。



“哎哎哎——”芦户跑过来,愁眉苦脸的。“丘子~你说为什么相泽老师突然收笔记本啊喂…我都没有好好记过笔记呐。丘子你学习这么好,借我看看吧~”



你眨眨眼,递过你的笔记本。“你要是再不记笔记,我就不借给你看啦。”



芦户抱着本子,笑的很开心。“不会的丘子,你人这么好,一定会借给我的啦~”



芦户看了看你的本子,透明磨砂的本子皮透出了淡淡的黑色字迹。



“丘子的本子第一页似乎写了…一大串字?”芦户翻开本子第一页,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了出来。“相泽xi…哎!丘子你怎么抢本子呐?”



你的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心脏扑通扑通狂跳——毕竟你在本子的第一页,写名字的地方,写的是“相泽消太专属小娇妻御莘云丘子的笔记本”而且在相泽消太名字的下面还有一个小爱心…这要是让芦户看见,事儿不就大了。



“快交本子,别磨磨唧唧的。”相泽消太又催促了一遍同学。



你不情不愿交了本子,心里七上八下。



每天在上相泽消太的课的时候,你都有认认真真记笔记。只不过这本笔记本不同于其他老师的本子。不同之处不仅在其他笔记本的名字只是‘御莘云丘子’而相泽老师是……那一大串你自己听了都害羞的…称号加名字。还有就是相泽消太的笔记本里,每一天都有一行小小的字。



“今天也超喜欢消太。”



“今天的消太真的好帅鸭,我就说消太是最帅的男人叭。”



“消太讲课好有魅力啊我沦陷辽。”



“今天也一万分爱消太。”



本子的最后一页,还被你满满当当但是乱七八糟写了许许多多你自己吹爆相泽消太的话语。其中不乏有——



“消太真是台美好辽不愧是我的男人。”



“我一辈子爱我的消太。”



“刮了胡子的消太真的嫩出水辽叭想rua!”



完了。你想。那位对学习一丝不苟的相泽老师铁定生气了。



果然。麦克老师的课刚刚结束,相泽消太就出现在了班门口。



“御莘云丘子,跟我来办公室一下。”



你叹了一口气,认命似的低着头,跟在他身后。



进了办公室,才发现他把你带到了自己独自办公的办公室。这儿的隔音效果一级棒,训人完全不用担心被外人听见。所以来到这儿被训的学生,异常的惨。



你低着头,手指不停绞着衣角,心脏跳跃的速度越来越快。




“说说吧,笔记本是怎么回事。”终究是他先开了口,语气有点冷,你颤了一下。



“消太…啊不,相泽老师…我……我知道错了……”虽然对面的男人是你的男朋友,但你知道在学习方面他比任何人都认真。



“错哪儿了?嗯?”相泽消太挑了挑眉。



“我…我不该写那样的名字……也不该…不该在本子里写那种内容……相泽老师,我真的错了…真的。我再也不写了…”你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苦的很——我控制不住我对你的喜欢啊,消太。



“啧。你还是不知道你真正错在哪儿。”相泽消太坐在办公椅上,拿起你的本子,摩挲着磨砂的本子皮。



你实在是想不到其他错误,低着头不说话。



相泽消太一把把你拉到身边,你被他圈在怀里,重心不稳跌坐在他的腿上。



他盯着你,然后在你耳边轻轻说。



“你不知道,当时在办公室看到你本子里那些内容的时候,我差点没忍住自己想要把你按在床上狠狠爱你的冲动。你让我心神不宁了四十五分钟,让我忍耐了四十五分钟。”



你哪里是他的对手,这一番话把你说的面红耳赤。



“那,那也不是我的错啊!”



“就是你的错,我的坏学生。”


https://shimo.im/docs/FBu4sU45ZV8uiCoy/

↑点击上车。


如果吃的开心,还请关注一下(っ╹◡╹)ノ❀

如是,文笔并不好。只希望记录我与他。